13岁男孩欲性侵10岁女童后将其杀害法院判赔128万

  • 时间:
  • 浏览:86363

大连10岁女孩小淇(化名)被杀案相关民事诉讼案宣判。

8月10日,澎湃新闻从受害女孩小淇母亲和代理律师处获悉,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对小淇案做出民事诉讼判决,判处蔡某某、庄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辽宁省级平面媒体上向原告小淇母亲及家人公开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此外民事赔偿部分,判处蔡某某、庄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合计1286024元。

10日,澎湃新闻从受害女童小淇家属获得一份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该份判决书盖有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公章,落款时间显示为8月5日。

判决书显示,沙河口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为:被害人小淇出生于2009年5月18日。2019年10月20日3时许,被告蔡某某将小淇骗至家中,欲与其发生性关系,遭到拒绝后将其杀害。

新闻梳理:

10岁女童遇害 尸体在小区绿化带中被发现 身中7刀

10月20日,大连市内一名10岁女孩小琪(化名)遭遇意外。

家属告诉记者,小琪今年五年级,10月20日下午,去绘画班上课。通常女孩在3点钟下课,步行到家只需要15分钟左右,当天她恰有事儿没有去接女儿放学。3点50分左右,女儿还未到家。

家人调取了小琪必经之路的监控,多番寻找未果,小琪母亲向附近派出所报案。小琪母亲说,当天晚上7点左右,小琪的父亲在绿化带中发现了小琪的尸体,“孩子回家路过那儿,再拐个弯,过两三分钟就到我家店里了。发现孩子后,我们报警喊派出所的人过来。”

“他家就在距离绿化带20米左右的楼上,孩子被发现时是被塑料袋装着,法医尸检发现,孩子身上被捅了7刀,最后因为失血过多去世的。”小琪的舅舅说。

加害人未满14周岁 抛尸地点距离嫌犯家不到20米

据大连市公安局10月24日晚间通报,称2019年10月20日19时许,公安机关接到报警,沙河口区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受害者某某(女,10岁)被害身亡。接警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经连夜工作,于当日23时许,在走访调查中发现蔡某某(男,2006年1月出生,13岁)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到案后,蔡某某如实供述其杀害某某的事实。

10月25日,记者探访10岁女孩遇害小区:女孩尸体被发现位置正对行凶男孩家窗户,距离约10米。男孩家门外,摆放着祭奠女孩的蜡烛和鲜花,居民在场祭奠。

男孩曾自导自演撇清嫌疑

新京报:案发当日你们见过蔡某某(14岁加害人)吗?

王松(受害女孩母亲、化名)下午3时,蔡某某曾去我们经营的蔬菜水果店,询问小琪去哪儿了。当时小琪的父亲在,他回答上美术班了,蔡某某就走了。下午4时30分,我们到处寻找小琪,他又过来,问我找没找到孩子。

新京报:当时你们怀疑过他吗?

王松:完全没有。他和我们一家都不熟,偶尔来店里转转。案件侦破后,他的同学转给我他在班级微信群的发言记录,他在群里说,有个11岁的小孩在他家门口被杀了,衣服被扒光。然后,他发了视频到群里,称这起凶杀案让他感到害怕。但警察把他一个小孩加入嫌疑名单,让他很愤怒。

他说,他手上有伤口,看到尸体时,他的血蹭到了上面,担心警察就此认定他是凶手。他猜测凶手有三种可能:知根知底的人、变态狂、酒鬼。最后他说,警察来找他了,他录音给大家听。

新京报:你们怎么看?

王松:我一看心就凉了,我觉得这个孩子多狠心,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他作案后,还自导自演排除自己的嫌疑。

新京报:在你的回忆里,小琪是什么样的孩子?

王松:很乖,学习认真。墙上都是她的奖状。她非常喜欢画画,家里全都是她的画册,她画得很好。今年暑假,她给我们写了一封信,她说开学时要好好学习。她认为我们很辛苦地经营菜店,晚上凌晨去很远的地方拿货。她不想我们再如此辛苦。她在菜店里吃一个水果,都会问下我们可不可以。

新京报:你有给她灌输安全意识吗?

王松:我告诉她,不能和不认识的人说话,没有妈妈的允许,不能自己出去玩。如果有人拽你要大喊救命。想到她临死前可能发生了什么,我就无比心痛。我要一个道歉。从案发至今蔡某某的家人始终没有露面联系过我们,一声道歉都没有。

14岁男孩作案后在班级群聊天:我14虚岁,指纹咋整

10月25日,辽宁大连。杀害10岁女孩的男孩案发后在班级群的聊天记录曝光。其对同学说,“害怕,怀疑我了,我的指纹咋整,我虚岁14”。

加害人被收容教养3年 已是最严厉措施

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安机关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四款之规定,按照法定程序报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于10月24日依法对蔡某某收容教养。

大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因为案件的受害人和加害人均系未成年人,依照《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具体的案情细节不便再对外透露,“从受理、办案到做出收容教养3年的决定,整个过程都是严格按照规范,经由省里审批的。”

负责人还表示,目前对蔡某某采取的收容教养是法律框架内最严厉的措施。

家属提出疑点 警方:加害人父母未参与未包庇

小琪的舅妈称,目前案件中尚有许多疑团待解。例如,警方先后两次告知他们的死亡时间不同:案发第二天法医称小琪死于当日下午6时,后来警方称,“或更早一些。”其次,他们质疑抛尸时间的真实性,小琪最后出现在监控中距离被抛尸仅有10分钟,嫌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作案。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外,她们下一步希望寻找证据,以确认蔡某某的父母是否存在协助蔡某某谋杀或抛尸的行为。

蔡某某的母亲庄某某在大连某购物中心经营着一个售卖海参等水产干货的摊位。对面摊位的摊主告诉澎湃新闻,20日当天庄某某和往常一样出摊,市场上生意不好,“当天她在摊位上看了一下午手机,4点左右收摊回家。”

针对案发时蔡某某父母是否在场等问题,大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其父母确实未参与,且不存在包庇,“如果真的存在这些情况,我们没有理由去袒护,也早就在通报里一并说明了。”

嫌疑人曾多次尾随附近女性

目前,至少有三名住在蔡某某家附近的女士向记者反映,曾遭到蔡某某不同程度的尾随和骚扰,但未产生实际伤害。

一位住在鹏程街的年轻女士称,今年8月至事发,曾三次被蔡某某骚扰。第一次蔡某某伸手拍了她的肩膀,让她感觉不舒服。不久后,她发现蔡某某尾随她上楼,她见到后折返出了楼门。“他说,你长得真好看。”后来她到派出所反映了此事。

与蔡某某关系要好的一名同学告诉新京报记者,蔡某某性格沉默怪异,在班级中成绩倒数。他与蔡某某一起上托管班,托管班就在蔡某某家隔壁,但蔡某某总迟到,有几次老师让他去敲蔡某某的家门,叫他来上课。

这名同学称,他和蔡某某一起并肩走时,发觉他老是注意路边的女生。蔡某某在班级中并不受到欢迎,有时会骚扰女同学。“案发后学校有专人为我们作了心理辅导。我至今还感到震惊,缓不过来。”